主任
: 崔建新
业务处
: 行业处、地方处
联系电话
: 010-82082648
邮箱
: jingtuanbu@163.com
当前位置:首页 > 经济团体 > 地方工经联

上海市经团联召开第七次会员企业联络员座谈会
来源:  更新时间: 2014-09-01

 实施创新驱动发展战略 加快企业转型发展

--上海市副市长周波在市经团联双月座谈会上的讲话
一、习近平总书记视察上海时的重要讲话,充分体现了中央对上海的期望和要求,国家战略为上海下一步的发展指明了方向
  按照上海社会经济发展的轨迹,“十五”是增强上海的国际竞争力,上海要以开放为主;“十一五”是增强上海的综合竞争力,上海要代表国家参与全球竞争;“十二五”,从发展的轨迹来看,没有核心竞争力,怎么进行国际竞争?在转型发展过程中,领导从方方面面考虑,尤其是专家的意见,认为核心竞争力只能适合一个企业,从城市的角度来说,核心竞争力很难提。所以,综合了大家的意见后,提出了创新驱动,转型发展,这体现了国家的一个战略。上海要建设“四个中心”,科技系统以及大学和很多方面的同志提出,上海还要建成科技创新中心、文化中心,并提出了有关指标、内涵、方向等等。经反复讨论,觉得很有必要。经我们反复斟酌,最后出于几个考虑,一是现在提的“四个中心”,是1995年国家定的战略,上海要建成经济中心、航运中心、金融中心、贸易中心。现在又出来科技创新中心和文化中心,这两个是上海的地方战略,是否有些不平衡。二是文化中心这个与北京对冲了,北京原先就一直是政治文化中心,可能有些不太合适。三是原先说是“四个中心”,现在变成“六个中心”,中心太多了就不成中心了。所以,最后只能忍痛割爱,提出创新驱动,转型发展。现在习总书记代表中央提出,太及时太有必要了。这就是国家战略,当然也是我们自身转型非常重要的方面,上海不创新是没有出路的。我们的商务成本和劳动力成本等等不断地上升,环境承载能力也有限,人口一直在增长,现在是2400多万,每年以30~40万的速度,甚至可能更多地在增长,所以不创新是无法前进的。习总书记提出一定要增强核心竞争力。所以,从中央的角度来说,我们的方向很明了,统一了大家的思想,大家齐心协力往这个方向努力。
  那么,要增强核心竞争力,要建设全球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具体怎么考虑呢?我认为,核心竞争力,就是你的价值链在哪,你拿什么去和人家竞争?要围绕核心价值链打造产业链。这方面,原来是相对脱节的。原来我们部门分割太厉害,做产业的管产业,搞科研的管科研,教育的只管教育。现在要围绕核心价值链打造产业链,围绕产业链部署创新链,把创新力充分转化为生产力,这需要把发挥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和发挥政府的作用有机结合起来。原先我们是两张皮,花了很大的力气,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和全社会的力量,打造的创新工程也好,科技技术也好,转化不了生产力。其实,源头上有问题。同时,围绕创新链怎样配置资金链?创新要投入,这个配置是非常重要的,筹划和配置应在一起。在这方面,政府的资源还是比较多。希望市场配置资源的决定性作用与发挥政府的作用能有机地结合起来。
  二、对下一步工作的考虑
  第一,我们要了解对全球有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到底是什么东西?最近,市委市政府部署各个委办局、科委、发改委等部门正在做这件事,就是要了解全球著名创新中心的内涵、指标体系和目标是什么?要分析我们与他们的差距,下一步要采取怎样的措施?怎样与创新驱动发展战略有机结合,来推动城市经济的转型升级?初步考虑了一个未来上海三十年发展的规划,要把握大的趋势,看准大的方向,现在做的事情如果与将来的目标不一致,那是不行的。所以,要花大力气做这件事,要与“十三五”规划结合起来。
  上海在创新驱动发展战略中最典型的是两大问题:即活力不够和动力不足。这里面牵涉到很多问题,首先是法制、体制、机制和管制,“四制”的问题。就是说你这个制度设计是鼓励创新改革,还是不鼓励,这是非常重要的。制度设计就是我们所说的顶层设计,通过推动和发展新产业、新技术、新业态、新模式的“四新”经济,从制度上鼓励创新和改革。去年6月19日,市人大出台了一个重要决定,中心思想是支持并鼓励上海改革和创新。就是各个层面、各企业(包括民企)、政府部门,只要没有故意行为,没有个人的利益驱动,经过程序,允许容错机制,不做负面评论,免于追究责任。上海一贯是以遵守规章制度,按照契约精神,做得比较好,商业环境相对比较好。但反过来,要创新和改革,一定会与现有规章制度磕磕碰碰,如果完全循规蹈矩来做的话,就没法突破。当然,是要在法制的整体框架下去做,这有个度的问题,所以要经过程序,这个非常管用。尤其是上海,现在民营经济超过50%,还有将近48%、49%是国有成分,况且这些国有的影响力大,规模大,很多是命脉部门,这是非常重要的。首先是全社会要达成共识,上海应该改革,不改革、不创新是没有出路的。另一个就是管制,“四新”?济的发展是市场形成的,我们现有制度和管制或监管,滞后于我们的实际。最典型的是很多新兴业态和新模式,工商注册都不给。国民经济条目里没有第三方物流这个提法。后来领导批示了,工商也改革了,认定这个新业态,但是你还得买集装箱运输车,原来要买40辆,现在就买1辆,买1辆也给它找了个下家,让他租出去,总算成立了第三方物流。现在已经有第四方物流了,还有很多融合跨界的。这些原来工商都没有,但很多需要营业执照,现在是先照后证,也突破了一步。原来是先要证再照,证不齐还不能办照,还要写明经营范围,把它都框死住了。所以,从制度设计来说,我们原先是不太鼓励创新的。这就是管制上要放松,对政府管理提出新的要求,要分类监管、要信息化、要建设诚信体系、要所有信息公开、透明,要告知承诺,一旦犯法,就要执法,要加大违法成本。
  至于体制机制更重要。比如说,为什么产学研叫了那么多年还没解决,除了信息不对称,很重要的一个原因是市场主体的作用不积极。科研院所没积极性,有几大障碍。
  一是企业积极性不高,因为一般创新都是中小企业、小微企业,或者是大专院校、研究所,但他要有个市场载体,如果不解决这个根本问题,他也不愿意做这些事。为什么呢?因为他支持你创新,资金投入进去了,短期没效果,对他的经营考核起不到作用。另外,还有风险,万一投了不好,怎么办?所以,搞创新是险棋,要冒险的。这个制度不健全,要靠企业家的冒险精神是不行的。制度设计要针对所有人,特别是国有企业,要鼓励他们的长期行为,要持之以恒。这次国资改革很重要的一条,就是通过增强国有企业的活力和竞争力,带动整个社会的活力。光做自己只是一小半,要带动整个社会的活力,要有中长期行为,要实行契约化管理。上汽集团董事长陈虹、上海电气集团董事长黄迪南、华谊化工集团董事长刘训峰,这三位董事长,三年一个任期,他们的团队有信心和政府签合同,国资委与他们签的是增值保值,其他专业部门与他们签的是各自的考核内容,完成了,就可以一直做下去,避免了频繁的人员调动。
  二是解决“九龙治水”的问题。国有企业决策程序很长,上市公司董事会、监事会、股东大会“三个会”,党委会、工代会、职代会“老三会”,还有行政班子、纪委加上国资委,正好九方面。这次我们明确,针对国资国企,定了个特殊的法人代表为核心的法人制度。今后我们就选法人代表或出资人代表,解决了多头问题。对他们的考核,中长期拿出一部分放到退休后才能拿,所以一年两年考核不是完全的,如果弄虚作假,以后还可以扣回来。当然做得好,股权激励还要跟上。光有这些还不够,还要有容错机制。对于国资创新改革,要容许他们犯错误。市政府搞了“三个视同一个单列”,对于中小、小微企业的创新和成果转化,他们的兼并、投资收购、从事新兴业务等行为,经过专家讨论和认定后,将视同他们的利润考核。这样,对经营者考核没有降低他们的收入,反而是增加。视同和单列,就是鼓励。如电商前几年都亏得很厉害,没有盈利,这是国际上的惯例,现在市值100多亿美元的都有了。这与我们的评价体系不完全一样,所以,要从实际出发。当然还有其他的,如股权激励等等。这是解决国有企业这个半壁江山,他们的活力有了,中小企业就能带动起来了。另一个方面,是科研院所和大学,他们遇到的障碍是第一职务发明的知识产权问题,到底能拿多少?现在放开了,通过张江高科示范区,事实上是覆盖全市,就是职务发明,团队拿到知识产权的入股,可以超过50%,但要履行一个手续,就是在张江管委会备案。我兼张江管委会主任,我对常务副主任说,只要是学校和科研院所提出来的,你就同意,因为你们也是一级组织,不要都由政府去做。这是一个突破。另一个突破是,对形成的知识产权学校有顾虑,因为原先你是科研,没问题,钱用完了也就算了。一旦形成知识产权,经评估有价值了,然后你投资到企业1000万元,如给你600万元,还有400万元留在学校,学校不好受,怕这400万元弄不好的话,一分钱也不值。万一投资没有回报或破产了,这400万元就成了坏账,他要核销,核销要到市财政局,学校和科研院所没这个权力。这次市政府开会,鼓励改革创新,把这个权下放给学校,并且在对学校考核时,如果这方面的投资失败了,不追究责任,不进行考核,这样,学校校长就松绑了。
  三是学校的老师要下海,身份怎么办?这次我们给三年期限,你去三年,感觉不行再回来,保留身份,就是留职停薪,鼓励大家下海去创业,去创新。
  四是递延税的问题。原来你出了个成果,经评估1000万元,给你600万元,你到一个企业去入股,还没产出,就要按照现有税法先交120万元税。这不是鼓励创新。这次,国家从中关村开始实行递延政策(上海张江也要享受这一政策),等你行权的时候,有收益了才交税,这是符合世界创新规律的。中国自搞一套是不适合创新的。我们要大力提倡科技中介,包括科技经纪人的培育和发展。事实上,这种人才很难得。上海有个叫盛志华,他是海外华人,在国外搞创新服务的。我们很多专利事务所,是申请一个专利按件收费,很少做知识产业专利成果转化的服务。这个要懂行,一个是懂专业技术,还要懂法律,懂外语,这样的人才国际上出价很贵,国内很少。他早几年和清华北大合作,校长一听他讲得很好,都大力支持,但都做得不太成功。为什么?因为在大学里面做这项工作的是科研处的几个人,在学校的眼里,这些人就像是勤杂人员,如果他们的收入比大学教授还要高,那怎么受得了。事实上,国外的大学院校里,少的几十号人,多的几百号人。像牛津等国外名校,每年转化的成果做多的大概在1亿美元,更重要的是发挥了作用,这些专业人才的收入,比一般老师要高,又要懂法律,又要懂MBA,还要懂专业,在中国开价就是七、八十万元,好不容易培养好了,被跨国公司挖走了。所以,最近我们和他们合作,政府支持加快培训这样的专业人才,这样的人才很难培养。举个例子,一个专利,他看你这个专利不行,给你改造一下,然后与别人去谈,因比较专业,一谈谈下来5个亿,实现销售收入提成。与国外相反,国外是你们有知识产权,我来给你们做,成功以后,我中介服务拿80%,你拿20%。他们倒过来,大概三七开左右。我对他们说,你们的任务,就是打造产学研的转化平台,将成果转化放在第一位,经济效益放在第二位。我们鼓励中介经纪人发展,我想,哪天科技经纪人发财了,我们的科技就有希望了。
  第二,人才问题。除了在“四制”方面创造条件,没有人才是不行的,上海要打造人才高地,吸引各式各样的人才。相对来说,上海发展比较平衡,大学院校比较多,产业比较齐全,教育医疗方方面面比较齐全。所以我们希望通过这些优势,吸引人才。当然,政府要在这方面和企业、大专院校共同努力。
  第三,文化很重要,创新同样需要文化。我们鼓励创新和创业,创新和创业是紧密结合的。最近,我去中关村考察学习很有启发。中关村集聚了那么多大学、科研院所,他们都想出来创业、创新,都想把成果转化为生产力。在这样的情况下,政府是怎样引导和培育、发展出这样一个创新创业基地的?美国有评论说,如果有下一个硅谷,就是中关村。相比起来,上海在这方面还有差距。应该让这样的产业基地通过自然形成,再由政府引导,创造良好环境,使政策体系的设置更完美。一个是自然形成,然后政府引导,资源再整合。这方面上海正在逐步改进,我们还是很有信心的。
  第四,要允许搞科研的人有“奇思怪想”。此外,要允许科技工作者发财致富。现在读理工科的越来越少,这个导向有些急功近利。除了要科学家坚守以外,在制度设计上还要加强科技人员的形象宣传。我对科委及媒体的同志说,你们要动动脑筋,加强科普教育,吸引大家,鼓励青少年投入到科研和创新中去。我们宣传科学家,宣传科技工作者,再怎么宣传也不为过。
  最后,创新也需要有基地和工程。无论基础研究还是应用成果,上海的布局,一要体现国家的战略,二要体现上海的特色。我们在这方面做了不少工作。比如,在国家重大科学工程里,上海都积极参与,并且承担了很多重任,有些虽然不赚钱,如芯片设计、操作系统到最后的集成,上海和联想联合起来,解决安全问题,我们投入了几十个亿,一下子可能还不会有盈利。就是说,我们一定要有上海的创新工程,特别是和经济社会发展、产业发展紧密结合的。这次,我们打破以往一下子提出“十大工程”的做法,提出要成熟一个推一个,要非常地慎重。前期工作中,在听取专家意见后,逐步推出计划成熟的上海专项和重大工程。当然,还有个很重要的是要有基地。科技创新是个产业链,所以,企业、社会都要组织起来,根据负面清单,对政府提出更高的要求,要求政府鼓励做什么?禁止和限制做什么?政府要鼓励你在现有条件中尽可能的创造、创新。如现在很多大企业都在搞孵化器,市、区政府原先也搞了上百个孵化器,作用是不错的,但还不够。原来搞的存在几个问题,主要是或多或少像个大杂烩,现在看来都是一个产业链,上下游的关系,同行在一起产生集聚效应,可以马上比出高低来,可以相互启发。同时,有企业参与,政府适当引导,可以解决市场问题。我们鼓励大企业与之结合,小企业可以很容易地在你这里找到市场,发展起来。政府可以利用规划等现有资源降低他们的成本,并且可以集聚专业的服务,这种基金加基地的模式更适合创新。全世界有35万个专业的风险投资人,目前,上海的风投经纪人还比较少,一旦这些基地培养出科技创新的土壤,就能吸引这些专业的投资人。
  三、互动交流
  对于刚才两位院士提出的意见,我会与教委同志进行商量。在大学的考核内容中,如何增加成果转化和为产业、社会发展做贡献的指标在考核中的比重。另外,在高校配备懂经济的干部,这个理念很好。需要与大学领导交流后,逐步研究可行性。大学要针对性强,不能泛泛而谈,科委和教委也要打开思想局限,开放思路。总之,在创新驱动发展过程中,政府要做好几项工作:一是制度设计;二是营造环境,增加宣传;三是信息公开透明,信息共享,要增加各项政策的社会知晓程度。市经团联可以发挥行业协会的专业优势,集成资源整合,使各方面技术?信息能共享和使用;四是要组织创新联盟;五是加大投入,没有投入是没有创新的。
版权所有:中国工业经济联合会 Copyright ©2012 China Federation of Industrial Economics.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北京市海淀区龙翔路甲7号 邮编:100191 技术支持:中国中小企业信息网 - 北京中科辅龙信息有限公司京ICP备13006998号您是第  访问本站